我的网站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3232 5678
导航菜单

时事新闻

历经20年,温岭这张全国闻名的金名片“辣味”不减

 自愿参加、直接对话,这两个初创时就确定下的民主恳谈最基本的特征,一直保留至今。

“民主恳谈”名称的形成,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过程。
 
2000年,陈奕敏接受浙江日报等媒体记者采访时,不少记者跟他提出,“论坛”的名称不够接地气,不适合农村基层。一些专家学者与他交流时也提及这个问题。经过一番苦思冥想,当年4月,陈奕敏第一次提出了“民主恳谈”的名称,不过并未获得广泛认可。后来,通过媒体的不断宣传,“民主恳谈”这个名称才逐渐被确立。
 
2001年6月,市委发文,将各地各种形式的基层民主政治创新载体统一命名为“民主恳谈”,并提出规范性要求,推广到全市所有镇(街道),进而引入城镇居民社区、基层事业单位、党政机关、群团组织、企业单位等领域。
 
转型 群众参与公众事务决策成常态
 
作为发源地,松门镇的民主恳谈进行到2000年年底时,在实践上出现了困难,阻力越来越大。
 
镇里干部反对:恳谈解决的问题大多是群众个人的问题。他们认为,一次民主恳谈会开展后,都会有几十个问题,镇里要针对每个问题组建一个工作小组来解决。几十个问题,就要组建几十个工作小组,其中牵制的精力非常大。解决问题是要资金的,财政压力也大。
 
村干部反对:他们认为老百姓在会上出他们的洋相,他们在村里的威信受到挑战。
 
转型势在必行。
 
转型的重点就是民主决策。老百姓如果不参与决策,他们就不会关心政府工作。民主决策,决策的是公众事务,而不是针对群众个人的问题。这样干部精力和工作压力、财政资金问题都会解决。当然,老百姓的个人问题也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。
 
2001年年初,当时的牧屿镇(现并入泽国镇)党委想冲刺“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奖”,该镇党委书记让宣传委员把陈奕敏请来一起研究商讨。从思想政治工作,转到公共事务的决策,“决策型民主恳谈”的思路在陈奕敏脑海中逐渐清晰。
 
于是,牧屿镇成了民主恳谈转型的试验田。
 
这次转型,使民主恳谈工作“解决问题,推动工作,促进发展”的指导思想得以确立。

1999年6月,在松门镇政府会议室举行的一场“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论坛”,意外赢得了镇村干部群众的心,大家奔走相告,温岭诞生了民间“焦点访谈”。

 
经历近20年的发展,民主恳谈完成了从体制外走向体制内的制度化探索。从初期阶段的对话恳谈到参与决策,再深化到参与式预算民主恳谈,与基层人民代表大会相结合,在推进基层民主政治建设、发展参与式公共预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也使普通人参与政府财政预算成为一种常态。
 
起源 农业教育论坛,鼓励群众自愿参加直接对话
 
最近,温岭市民主恳谈工作办公室主任陈奕敏频繁接受各级各类媒体采访,作为民主恳谈的创始人,他被大家亲切地称作“陈恳谈”。
 
1999年,省里部署开展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试点工作,温岭放在松门搞试点。
 
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,陈奕敏与时任松门镇党委书记朱从才商量后,创新地用了论坛的方式,把参加论坛的人员扩大到普通群众,让群众自愿参加,在会上可以自由发言。
 
对于群众提出的每个问题,镇干部都要回答。
 
论坛当天,只能坐下300人的会议室,涌入了五六百人,就连走廊和过道上都挤得水泄不通。
 
村民、办厂的小老板都来了,提问一拨,得到满意答复走了,下一拨人又进来了……当时,村民没有在乎论坛主题,大部分人都是就自身问题发言。在这个论坛上,财税所、工商所、派出所、医院、学校等镇里各职能单位负责人都来了。